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哈利波特是他的命运也是他的枷锁

《哈利·波特》的导演克里斯·哥伦布第一次看见这个有着一双纯净的蓝色双眸的男孩就知道,他终于找到了寻觅已久的哈利波特。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出演哈利波特近10年,十年来,这个小男孩戴着黑边眼镜,披着长袍,手持魔杖,为世界构造了一个完美的魔法奇迹。

如今,那个曾站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前的男孩也步入30岁,他终于摘下了那副黑边眼镜,做回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英国的演员分两种,一种是演过《哈利波特》,另一种则是没有出演过。而对于男主角哈利波特这个角色,前来试镜的小演员自然多到数不过来,只是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总是觉得这些小演员差了些什么。

正当他因为选角而烦躁时,好友艾伦·雷德克里夫带着小丹尼尔和他一起去看电影,只是第一眼,他就确定了那个瘦弱,眼神纯净的蓝眼男孩就是他心里的哈利波特。

从此,11岁的丹尼尔击败了上万名踌躇满志的竞争对手,出演哈利波特10年之久。

其实在出演哈利波特之前,丹尼尔已经有了演艺经历,而且因为父母也都从事演员相关行业,丹尼尔对演戏也有独特的理解,这才能把哈利波特加注自己的情感表现地活灵活现。

就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最后一幕,导演NG数十条,最后他让丹尼尔自由发挥这句台词的情感,这才有了经典的回望霍格沃茨:“I’m not going home,not really.”。就这样一句话,小丹尼尔的眼神充满了期待,留恋,踌躇满志的复杂情感,如此细腻的情感投入,正如J.K.罗琳所说:不会再找到一个更好的哈利波特了。

“我觉得能做演员实在太幸运了。我们的工作总是越来越有趣,越来越有挑战性。好比在拍片中一段分手戏的时候,我总是会想‘我们怎么就拍不好呢,这段戏必须要演得完美才可以。’”

可以说,《哈利波特》系列为丹尼尔正式打开了演戏的大门,这个带着黑边眼镜的小男孩,用他精湛的演技向所有人证明,童星不是花瓶。

哈利波特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了,丹尼尔不但凭借这一角色多次提名,甚至成为了哈利波特的代名词,或者从另一角度来讲,哈利波特是他的第二个名字。

本该引以为傲的成绩,丹尼尔却认为哈利波特成为了限制他戏路的一块巨石,想要打破哈利波特在人们心中的固有印象实在难如登天。

曾经有粉丝找他要签名,可是索要的不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而是“哈利波特”。

他曾在出演《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期间沾染酗酒恶习,就是为了暂时逃避哈利波特这个角色带给他的苦闷。可是却事与愿违,就连在酒吧他也逃不过哈利波特的影子:

“他们眼中的我不是丹尼尔,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醉汉,而是会说‘天啊!你看哈利波特在酒吧喝醉了’,因此我就会喝得更醉,好让我不会去注意那些人的目光和谈话。”

就在《哈利波特》系列即将完结时,丹尼尔更加迷茫,因为他不知道这部足以让他引以为傲的作品结束后他又该何去何从。他非常不安,“人们喜欢我是不是因为哈利的原因,如果我不再出演哈利波特,回到现实中一事无成该怎么办?”

哈利波特,带给他无限的光环和注目,也用不可预测的迷茫和黑暗将他围绕,牢牢将他禁锢在哈利波特的界限里,挣不脱,逃不掉。

他过去对媒体说过:我就是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是个很好的角色,我非常享受扮演他的过程。

那时的丹尼尔横冲直撞,为了摆脱哈利波特的枷锁,他大胆出演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角色。

电影《神奇犄角》中扮演头上长着犄角的怪物,生涩地表达角色的阴险,与此前善良单纯的小男孩大相径庭;

但是无论角色多么怪诞不经,观众似乎仍旧偏向于将他的新角色和哈利波特联系起来,一面感叹“那个黑边眼镜男孩去哪了?”,一面开始为丹尼尔的演技所折服,而这就是丹尼尔的目的——他要让人们忘记哈利波特,他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演绎了那么多出其不意的角色,丹尼尔也用实力向影迷证明了他不仅可以出演哈利波特,更多的角色他都可以驾驭,他的戏路远比印象中宽得多。

《十二月男孩》是丹尼尔出演的第一部“非哈”电影,此剧中扮演一个与哈利截然不同的普通男孩,与哈利相比,迈普斯更加成熟,更接近普通的青春期少年。

由于初次远离孤儿院,自由地接触外面的世界,因此不乏有吸烟、饮酒、说脏话等出位之举,这对于普通男孩来说也许司空见惯,但对于一向以完美形象出现在人们眼中的丹尼尔,实际展现过程中需要极大的勇气。

此外,由于此片拍摄于澳大利亚,而丹尼尔是英国人,浓重的英国口音常常被其他小演员善意取笑,所以他在拍摄期间苦练口音六个月,连导演罗德·哈迪都感慨:“丹尼尔每周都给我打电话,我能听出他的口音进步越来越大,他真的是非常努力。”

有粉丝看过《十二月男孩》的首映后就曾感慨:“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们会想,‘你在做什么,哈利,快戴上眼镜’,但不可否认,我们还是一样爱他。”

第一次脱掉魔法斗篷的丹尼尔,成功收获影迷的赏识,更证明自己的演技可以做到收放自如,因为在《十二月男孩》拍摄完毕后,他又重新拿起魔杖做回那个小巫师哈利波特。

另一部不得不提的佳作《杀死汝爱》,虽然丹尼尔饰演的角色艾伦·金斯堡是个同性恋者,但他却用精妙绝伦的演技还原了当时20世纪40年代美国学术圈的精神面貌。

可是丹尼尔始终保持谦逊之心,他曾说直到14岁的时候才下定决定当一个好演员,而直到《杀死汝爱》才掌握了一点演戏基础。

丹尼尔可圈可点的作品越来越多,那个戴着黑边眼镜的男孩终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更多的目光将投放在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身上。叛逆地追求与众不同也好,下定决心转型摆脱影子也罢,丹尼尔一直都在突破自我,向世人证明自己的路上。

他和哈利波特更像是双生子,彼此相互成就,却也互为羁绊。丹尼尔曾说“哈利波特将永远是我的一部分”,却也曾公开表示“不会再出演哈利波特系列”,或许对于丹尼尔来说,那过去的十年哈利波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永远留在记忆里封存才会有陈年佳酿的醇香,而接下来的戏路,才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人生。

如今的丹尼尔很少出现在社交媒体前,帕雷霍低调处事是他的一贯作风,和其他演员惯于卖弄自己的人设截然相反,丹尼尔丝毫不在意名气,名气这东西对于他来说虚无缥缈,他更看重隐私,按他的话来说“我仍然觉得我有很多东西,这很重要”。丹尼尔更享受没有聚光灯的时间,所以他几乎不会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私生活。

因为《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丹尼尔成功登上全国最富有年轻人榜单第三名,可是却表示自己真的不适合当名人,因为“真的不懂如何花钱”。曾经因为浓密的络腮胡子在路边牵狗,竟然被路人当做流浪汉,还被塞了5美元买咖啡。他学着理财,斥资千万在纽约买下三栋豪宅,或自己居住,或放盘收租。

除了演员,丹尼尔还有着一个诗人梦,他最喜欢的诗人是济慈,同时对雷蒙德·卡佛和契诃夫也有极大的兴趣。他喜欢探寻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还说总有一天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写诗上。

丹尼尔对自己热爱的事如此执着,像极了那个追求真相的哈利波特,两个人的童年都在世人的注视下成长,哈利波特成为了救世主,而丹尼尔则拯救了自己——他成功与过去的所有荣耀带给他的迷茫和解,以一种刚柔相济的完美姿态从哈利波特的枷锁中跳脱,却保持了哈利的纯净初心。

丹尼尔依旧温文尔雅,那双碧蓝眼眸,和当初寻找魔法石的蓝眼睛一样纯澈,当他提起未来的职业生涯,依旧会格外明亮。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的首映式后,记者问到如何看待一个时代的终结,22岁的丹尼尔引用了法国路易十四皇帝临终前对臣民们说的一句话——“你们为什么哭?难道你们曾经想象我可以永生吗?”“现在的情形和它相似,任何事总有终结的时候,”丹尼尔说道,“但哈利·波特的故事并未结束,它今后将伴随着每一个人的人生。”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丹尼尔说,这非比寻常的十年,带给他的记忆足以再持续一万年。

什么是戏,什么是人,丹尼尔用自己“离经叛道”的那段时间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个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前的小男孩,如今正向更广更宽的戏路发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