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兰-托雷斯:帕雷霍不是一个好队长我们好几个星期没说过话了

直播吧8月5日讯 费兰-托雷斯在确定自己转会曼城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谈及他和帕雷霍的关系等话题,费兰-托雷斯表示:帕雷霍不是一个好队长,我们好几个星期没说过话了。

费兰-托雷斯:“一方面我非常开心和兴奋,但同时又很伤心,因为我离开了自己一生的球队。是瓦伦西亚队给了我一切, 我七岁起就进了俱乐部训练营。在瓦伦西亚我也经历了一些艰难时刻, 让我感到沮丧并导致我决定离开,但我要非常明确地强调我非常感谢瓦伦西亚,无论我身在何处,我都会支持瓦伦西亚。问题是俱乐部内有人和一些记者一心想诋毁我,抹黑我的形象,我拒绝灰溜溜地离开瓦伦西亚, 因为我是瓦伦西亚人。”

费兰-托雷斯:“当俱乐部决定让我与一线队签约时,我没有强迫他们做什么事,但我却开始因为拒绝按照他们开出的条件签合同而受到压力和批评,不只是针对我,有人还想伤害和诋毁我的经纪人和我的家人,其中就包括现在反对我的几家媒体,他们当时说,我们错了,我会失败,当时我只有17年岁这使我很受伤,其他许多媒体和记者总是以爱护和尊重对待我,但现在还有俱乐部员工不遗余力地玷污我的形象。”

费兰-托雷斯:“我确信这一点,帕雷霍即使有人一心想让我出丑。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几年后可能不会在瓦伦西亚队出现了,到那时我就值得回来了。”

费兰-托雷斯:“我必须感谢瓦伦西亚的球迷,帕雷霍我一直感受到你们的支持和鼓励,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感到抱歉的是,如果我的离开冒犯了你们中的一些人,这不是我的本意,因为作为一个瓦伦西亚人和瓦伦西亚主义者,这是我最不想要的,但现在发生的一切迫使我走一条与我一直梦想的不一样的道路。”

费兰-托雷斯:“去年夏天我开始考虑这件事,当时在赢得19岁以下欧洲冠军后回来,我对未来充满幻想,但俱乐部告诉我和我的经纪人,我不在球队的计划中,有人告诉我,我是排在第五位的出场人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最糟糕的是俱乐部把我推向了市场,瓦伦西亚向很多西班牙俱乐部推荐了我,那时我开始考虑离开。另外还有其他非常复杂的时刻,例如在疫情停赛时,我病毒检测呈阳性, 我被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一切吓坏了,我同时又收到来自俱乐部和一些媒体的无端批评。”

费兰-托雷斯:“是的,当凯撒(César Sánchez,瓦伦西亚体育总监)来到俱乐部时,我的经纪人对他说,要续约俱乐部至少满足我们三个要求中的两个,一个是让他参与我的续约,明确我对俱乐部很重要;二是我可以当队长,这是我的梦想,我看到其他俱乐部有这样栽培年轻人的,如马竞当年培养费尔南多-托雷斯。第三是我可以成为球队中收入最高的球员之一。”

费兰-托雷斯:“他的反应是一切都行不通,他后来给了我一个报价,但和我的要求差距很大。后来凯撒将他和我的经纪人的谈话透露给了媒体,之后我们就受到了攻击。”

费兰-托雷斯:“是的,我的经纪人在和凯撒会议上明确了我的具体条件。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们没有再次回应。凯撒之后给他发过一封电子邮件,改善前一次会议俱乐部给出的最初条件,但我的经纪人表示不接受。”

费兰-托雷斯:“在马特乌-阿莱曼(凯撒的前任)在时双方已经尝试续约了,但随着他的离开和凯撒的到来,这件事反而没了进展,我十分不解的是俱乐部老板始终没有参与。”

费兰-托雷斯:“确实如此,我想留下来,我们向俱乐部提出的三个条件中有两个不是经济方面的,即使薪资的要求也并非俱乐部无法承受,我知道瓦伦西亚不能像欧洲大俱乐部那样花钱,但我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俱乐部没有努力留住我,他们只是不想。”

费兰-托雷斯:“当有了曼城这个选择,一切都太晚了。曼城首先联系了瓦伦西亚俱乐部,并告诉他们要和我们谈转会, 曼城先和我的经纪人谈妥,然后又与瓦伦西亚谈妥了转会条件。期间我们希望瓦伦西亚能作出改变,把局势恢复过来(改善条件留下我),但他们没有。”

费兰-托雷斯:“我不得不说是这样的,在一线队积累了三年的经验,让我更加成熟,精神更加强大。帕雷霍是一个伟大的球员,但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来没有与他有过良好的关系。当我17岁加入一线队时,他过了好几个星期前才给我说了声简单的早安,我不认为他是个好队长。最糟糕的是马塞利诺离开后,李康仁和我在更衣室里被当做替罪羊, 我和帕雷霍停止谈话好几个星期了。”

费兰-托雷斯:“我非常喜爱李康仁,他知道索夫里诺和我帮了他很多,李康仁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我只是希望瓦伦西亚不要在他身上犯和我同样的错误,他需要关爱和自信,因为他经历了一些非常艰难的时期,他感到孤独。”

费兰-托雷斯:“马塞利诺是一位伟大的教练,我欠他很多,我希望他有机会执教一家大俱乐部。我相信如果有幸能在另一个俱乐部和他重逢的话,我会受到不同的对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