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西亚华人酒吧业主吁侨胞团结 筹组社团维权

据了解,刘忠生先生在瓦伦西亚发展已有数年时间,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刘忠生先生在瓦伦西亚近郊地区经营一家酒吧,但却发生了意外。据当时的新闻报道及记者的采访实录来看,刘忠生先生的酒吧在去年某日遭到几名罗马尼亚人捣乱,先后多次到刘先生店内闹事。而随后某日,因这批人再度到刘先生酒吧内闹事,且针对刘先生酒吧内的客人大肆挑衅及威胁,让刘先生忍无可忍,随即作出驱赶动作。

但刘先生的阻止却让罗马尼亚人大怒,随即对酒吧进行严重砸毁。而在随后与警方人员的交涉中,警方人员接手并处理了此案,但一直未有进展。不久后一日,刘先生的酒吧再度遭遇这几人捣乱,并入店狠砸一番后欲离去,刘先生与其妻子当时拦下了其中一名肇事的人,并在同时打电话报警,让警察赶紧来到现场处理。但这一做法同样激怒了被拦下的罗马尼亚人,随即抓住刘先生的妻子,摁住刘先生妻子的头部后撞向墙壁及门口的儿童玩具贩售机器,头部即刻受到重创流血。随即,刘先生在忧心妻子的情况下无暇顾及被拦在店内的罗马尼亚人,最终让其逃脱。

不久后,警方人员终于赶到现场,但与警方人员一同到来的还有先前被拦在店内的罗马尼亚人。此时,刘先生原本以为警方人员会为自己讨公道,却谁料警方人员竟称刘先生被指控蓄意伤人罪(或“谋杀”)。原来,就在刘先生将其中一名罗马尼亚人拦在店内后,另一名逃脱的罗马尼亚人在逃到附近大街的时候遭人袭击,重伤入院。因此,被拦下的罗马尼亚人随即报警称是刘先生或其同伴作案,临街行凶。对此,刘先生百口莫辩,随即立即托人找律师为自己辩护。然而,起先找来的老外律师显然不管用,似乎应验了那句收钱不办事的老话,刘先生的官司迟迟没有进展。随即,刘先生通过朋友帮助下联系上瓦伦西亚资深华人律师。在双方接洽后,律师立即为刘先生的官司展开备案及诉讼的相关程序文件及材料,并通过多方交涉后官司终于有所进展,刘先生的犯罪嫌疑被排除。与此同时,律师开始为刘先生讨公道,起诉罗马尼亚人砸毁店面、蓄意伤人等多项罪名。

时隔一年,刘先生的官司在西班牙司法部门缓慢进程下总算有了结果,为自己讨回了公道,并开了一家新的酒吧。瓦伦西亚这一段“血的教训”也让刘先生一直铭记在心。

在经过这一事件,并且历经了一年的官司后,刘先生获得了留律师及其他老外律师团等各方面的帮助,才在最终讨回了公道。但在讨回公道的同时,刘先生在回忆这一年的过往以来,也有着十分深刻的意识认知,刘先生深有感触的告诉记者:“个人的力量太微薄了!”诚然,如刘先生所说,在刘先生的官司中,帮助刘先生的老外律师团及华人留律师也都曾有所表示,老外律师团多次表示华人在当地酒吧业有着很重要的地位,但同样也是最受欺侮的一个行业群体。然而,奈何许多华人酒吧业主在遭受如老外上门赖账、威胁、恐吓以及明抢等种种事件后,所采取的并非是上诉报警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瓦伦西亚而是自认倒霉,认为这是自己时运不济,往往事情不了了之,而这同样让匪徒气焰更加嚣张。而同时,华人酒吧业,或者说是餐饮业根本就没有一个团体组织,在一方面临欺压的同时,因为个体力量薄弱的缘故,在无法求得帮助的情况下选择了妥协。也正是在这各方面的因素所导致下,华人酒吧业成为匪徒们最“喜爱”的“打击”对象,从而演变到如今的时局。

在诉讼过程中,老外律师团提议让华人酒吧业、餐饮业侨商能有一个规划,一个统一的团体,能够将个人的力量得以集中,形成团体的力量,通过建立社团的方式,以所有的酒吧、餐饮行业的个体户凝聚成社团这一集合体。这样的做法,在今后发生类似事件后其他时间的时候,将无疑给业主们带来好处,可以说等于有了“靠山”,因为在你背后的不是一家酒吧,而是社团内所有的酒吧及餐馆。对于老外律师团的提议,刘先生在诉讼过程中虽也有所想法,但毕竟无法实施,而直至如今官司结果,也讨回了公道,刘先生在回顾这一段经历后对于律师团的提议也愈发深刻了。随即,刘先生再度与华人律师联系,并告知个中详情,而律师也当即表示愿意为这一充满意义的社团提供法律援助,对社团内侨商的法律方面做出相应的免费服务帮助。而同时,刘先生也联系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及马德里数家华人社团征求意见,均获得肯定。

在谈话中,刘先生告诉记者:“建立一个社团不容易,但是为了瓦伦西亚华人酒吧及餐馆的业主能保障自己的利益,我以自己本身的经历做了反省,也越发觉得社团存在的价值。因此,我希望社团能够成立起来,也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刘先生表示,社团目前还在筹建阶段,希望在得到各界肯定的同时能够得到支持。(记者蒋航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