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内和王楚: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布莱斯维特

利物浦主场3-1击败纽卡斯尔。赛后,当看到记者席有一张亚洲面孔时,马内主动问:“你从哪里来?”听闻记者是中国人时,马内异常兴奋地说:”啊!你来自中国!中国人是我的朋友!”在场的人都能感觉的,马内对中国人的热情,真的不是客套。

马内与中国人的友谊,发生在浪漫的法国。现在大家都说马内是老实人,但为了从一个非洲农村前往法国,马内不惜两次离家出走。

上帝给马内书写的人生剧本,就是一个为生活而奔劳的非洲农民。1992年4月10日,马内出生在塞内加尔卡萨芒斯地区一个提不上名字的小县城。说提不上名字,一是偏僻,二是贫穷。

和那种充满人道主义的照片一样:马内从小就光着脚丫,和小伙伴们在小巷子里踢球。一天,一个有些神秘的人驻足看着他们踢了一会儿,末了,单独把马内叫了出来。那时候,马内第一次知道有一种人叫“球探”。他们说话有点像骗子,滔滔不绝却让人心潮澎湃。

当马内把想踢球的想法告诉父母时,父母十分确定他遇到了骗子。“踢足球在我的父母看来是浪费时间,他们也从没想过我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我父亲希望我能够认真学习,去更了解我们的信仰。”

在贫瘠的小山村里,有一个叔叔与众不同,他时常倾听马内诉说自己的梦想,尽管他自己也根本不知梦想是什么。“你能帮帮我吗,能给我点钱吗?”得到叔叔的钱后,马内悄无声息的收拾行李,一个人坐了7个小时的车来到首都达喀尔。

儿子人间蒸发,父母以为儿子已经落入了人贩子的口袋,去了天涯海角。“一周之后,我家里人没人知道我在哪儿。我妈妈给所有认识的人打了电话,每个人都很惊慌。后来我一个朋友告诉他们我去了达喀尔,后来他们托人在达喀尔找到了我,想把我带回家。”

马内足球之路的一开始,几乎就是鲁能旧将西塞的复制品。西塞从小进入达喀尔的“世代足球”(AS Generation Foot)青训学院学球,最终被法甲梅斯队的球探相中。正是有了西塞的成功,梅斯才再次派球探来选中了马内。

“‘哪个法国?’我的母亲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耐心地告诉她‘是欧洲的那个法国’。‘欧洲?这是什么意思?你住在塞内加尔呀。’我回答她‘不,我已经在欧洲了’。”一位非洲农村妇女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法国梅斯,为了追逐自己的梦想,马内再次选择了离家出走。

那一年,马内19岁。在法国,马内像重新出生在一个新世界一样。青涩的马内保持谦逊,对谁都90度大鞠躬。当看到中国记者背着相机时,他用蹩脚的法语让记者给他拍照,他要寄回非洲老家。中国记者拍完后问马内的邮箱,马内满脸疑惑。突然,他反应过来什么:“这是免费的吧?”

那张照片至今仍旧流传,马内衣着朴素,看上去有些木讷。当年的中国记者当然不是去拍马内的,他背着相机不远万里去法国,全是为了当时中国足球的希望,一个叫王楚的小男孩儿。

即便今天已经是世界级大牌,但马内绝对不可能忘记王楚。王楚与法国的缘分,开始于一张照片:一个两鬓斑白、穿着朴素的运动服、戴着眼镜的法国老头,左手搂着穿着11号、一身红黄相间球衣的王楚。那个有些发福的老头,正是王楚的伯乐,他把王楚带到了法国梅斯。

其实,那并不是王楚第一次饱受关注。2002年6月份,年仅11岁的王楚在一场特殊的颠球比赛中,40分钟颠了5207个。当时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官在现场,宣布了新的世界纪录。那一天,王楚就受到国内外媒体的报道,中国媒体统一用了一个词:天才。

与马内的父母不同,王楚的爸爸是一个忠实球迷,他一直推动着王楚学球踢球。在成都接受了两年专业培训后,王楚邂逅了那个法国老头。“当时是成都足协把他聘请过来,他在全国选20来个队员,我们在一起培训了一年半左右,他又从中选了三个人到梅斯去试训。”

被老头带到法国的三个小孩,分别是王楚、张池明、吕晶,最终只有王楚成功留下。

在老家四川成都,爸爸从王楚会走路就几乎形影不离,儿子的足球之路更是这样。唯独去法国,父母没有跟着去,13岁,王楚开始一个人闯天下。“我从来不会欺负人,但谁也别想欺负我。”

其实相比马内,王楚对马内国家队的队友库利巴利更加熟悉。王楚13岁去到梅斯青训营,库利巴利几乎前后脚到法国,两个人一起长个子,一起涨球技,一起开玩笑也一起打架。而马内是王楚和库利巴利在U19梯队才来的。

从老家来到达喀尔青训营的第一天,马内的球衣和球鞋破烂不堪,教练见了觉得辣眼睛,第一句话是:“你穿成这样要怎么当球员?”从达喀尔来到梅斯,还是典型的乡巴佬进城,王楚时至今日还觉得十分好笑——

“马内特别逗,太逗了。当时他刚来的时候是1月份,那个时候是法国最冷的时候,梅斯本来就在东北部,下大雪就零下10度,他们塞内加尔从来就没有过那种温度,第一天他跟我们训练的时候,他冷得动不了,话都说不了。他穿了一个短袖,后来教练把手套给他,他那天是穿着短袖、带着手套练的,每一个练习他都理解不了,向左跑他向右跑,传低平球他给你挑起来,当时我们就说,你也不能叫不会踢的来吧。”

“当时刚去的时候,我基本就是我们那个年龄段里边最好的了。大家都非常喜欢我。”王楚在异国他乡之所以不受欺负,是因为教练一直很宠王楚,队友们不得不见风使舵。去到梅斯不到一年,王楚随队参加法国U14杯比赛,拿下了银球奖。

不仅仅是在梅斯青训营,王楚的技术、视野和得分能力,当时在整个法国都可以算是翘楚。同样是2005年,王楚代表梅斯参加欧洲U15青年锦标赛,球队获得亚军,14岁的王楚力压阿扎尔等日后的世界级球星,被欧足联评为最佳球员。一时间,多家欧洲豪门将目光投向了一个中国少年。

有过留洋经历的球员都说,在欧洲,由于你是中国人,别人有英国、法国、西班牙、巴西户口本,你和别人有一样的能力都打不上比赛,教练用你,说明你比别人高出的那一截,至少有人佩服。王楚在梅斯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不仅是绝对的前场核心,梅斯青年队的队长袖标,也是戴在了王楚的臂膀上。

和王楚一样被俱乐部视为掌上明珠的,还有现在踢得风生水起的皮亚尼奇。“当时在梅斯,我们俩住一个房间,教练说这是10号的房间,因为我们俩是当时梅斯俱乐部最好的两个10号。”皮亚尼奇关系和王楚有多好?当时皮亚尼奇甚至学会了一两句四川话。当年,皮亚尼奇和王楚,并称“梅斯双少”。

王楚说,当时球队真正让他佩服的不是马内,也不是库利巴利,唯一的人选正是皮亚尼奇。“从我到梅斯的那一天,我就觉得我和他是有差距的,而且那个差距是让我感到有点恐惧的差距,我从来踢球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他对一些球的处理方式,思维方式,是我连想都没想到的,这个我就会感到害怕,他在那个年纪就能表现出来。”

至于马内,他当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屌丝,接触足球较晚,无论是技术还是观念都无法与当时的王楚相比。不过,王楚很快开始羡慕马内的身体素质。就在马内来到梅斯的那个周末,梅斯打了一场热身赛,“我长到19岁,从来没见过谁加速变速那么快,他加速了之后还能再加速,当时就知道他有点东西。”

直到今天,王楚还觉得马内的身体素质不可思议:“经常你就会想,如果我也是一个非洲人,或我身体素质再好点的话,他那技术动作,我都能够做出来,说不定我还能比他做得更好。”

2012年,马内和王楚一块离开青训球队梅斯。不同的是,马内的离开给梅斯留下了400万欧转会费,这当时足以排在梅斯队史第三;而曾几何时的青训瑰宝王楚,说白了就是被放弃了。

时隔多年,王楚谈到皮亚尼奇踢出来时谈到了一点:“他父亲以前也是职业球员,对他在各个方面要求非常严格,去保护他。我记得他当时有一点小的伤病,他就绝对不会再去训练,马上休息,一定等伤好了之后再去。”王楚说,可惜自己没有一个这样的爸爸,甚至自己也没有这样的意识。

让王楚泯然众人的,正是突如其来的伤病。2008年1月份,王楚足球生涯第一次遭遇重伤,因为内收肌炎症,他不得不休养了9个月。2009年,王楚回国代表四川队参加全运会,但在7月份的一场热身赛当中,王楚右膝外侧副韧带撕裂,休养了6个月。膝盖伤病是球员职业生涯的杀手,王楚也彻彻底底的倒下了。

当时王楚18岁,正卡在冲击一线队的节点上,主教练特别喜欢王楚,欧洲的球探评分系统也很高。但回国踢个全运会,王楚在梅斯少年队、青年队的风光全都不再了。王楚说,英超德甲西甲不一定,但只要不受伤,根据他对法甲的了解,法甲他是绝对有能力踢的。

职业球员要想踢出来,关键几步不能有一丝差错。事实证明,马内转投奥超萨尔茨堡红牛是对的:2012-2013赛季,马内进了16球,随后的一个赛季,马内打进13球。在对阵拜仁的热身赛当中一传一射,布莱斯维特帮助萨尔茨堡红牛3-0击败拜仁,突然让马内名声大噪。2014年9月份,南安普顿以1180万英镑的转会费将马内带到了英超大舞台。

马内屌丝逆袭的速度比火箭还惊人,这时距离他离开达喀尔追梦,仅仅过去了三年。眼看着自己曾经的小老弟一飞冲天,王楚能做的,仍旧是在病榻上心态爆炸、唉声叹气。2013年底,王楚再次遭受严重的伤病;2014年两条腿都进行了手术。“2014年和2015年,我两年没踢……”

两年无法登上职业赛场的舞台,放弃几乎成为一个必须的选项。王楚在梅斯队学球不是只踢球,他还跟随队友上了法国的初中和高中,法语和英语都没有问题。

王楚一度想过改行做翻译:“但是很多时候,你自己在这个状况当中,你的心态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你可能觉得三个月能好,到三个月没好,你想那可能4个月、6个月说不定会说,6个月还没好,但比上个月已经好很多了,说不定一年会好。你在煎熬当中总会看到一点希望。”

马内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在南安普顿通过活生生的进利物浦的球,打服了渣叔克洛普,最终如愿登陆安菲尔德,成为了利物浦的大腿,和红军一起登上欧洲之巅。而王楚的未来,汪峰翻唱过的一首歌最合适用来形容——《下坠》。

现在再有媒体记者提起马内、皮亚尼奇,都是希望从王楚口中打探一些两人的少年趣事。王楚说:“我们也没有随时联系,但是节假日就会互相问候,或者他们在某场比赛发挥特别好的时候,会祝贺一下。”

2018年,彻底接受现实的王楚回归中超,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什么豪门,而是一直在苦苦保级的北京人和。很奇怪,王楚每一次替补登场拿球、出球都不错,但教练就是不给他什么机会。

“我没有说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然后我曾经怎么怎么样,然后我现在要证明自己要怎么样,完全没有。因为我在经历了那么多次伤病之后,我感觉我现在每一天还能训练,还能踢比赛,完全都是赚的了。我之前经历了太多太多太多的伤病。”今年,28岁的王楚直接回到了家乡,踢中乙。

媒体彻彻底底的忘了这个人,直到武磊在欧联杯进球后大家才想起来,上一个在欧联杯进球的中国球员,正是王楚。自己半途而废的留洋梦想,王楚只有寄托在武磊身上。他在微博上写道:“加油武磊,带着我们的梦想继续前进吧!”

对于任何人的成功,我们只有赞扬:来之不易,实至名归。马内如此,皮亚尼奇也如此。

看完文章,一声慨叹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中国不是没有好苗子,而是足球土壤不行

出国后不踢全运会,会有人批评你不爱国,忘恩负义,国家把你送出去,用着你了却不知道回报。

2005年,王楚代表梅斯参加欧洲U15青年锦标赛,球队获得亚军,14岁的王楚力压阿扎尔等日后的世界级球星,被欧足联评为最佳球员

找在欧洲踢球的回国踢全运会,只能说领导是S B,就像踢把武磊叫回来踢马尔代夫一样,有病还没得治

没办法,中国人最喜欢的就是道德绑架和扣帽子,王楚当时要是不回来踢全运会,绝对会被贴上卖国的标签,就算真在法甲踢出来了也绝对会被国家队封杀。

大家都在感叹王楚可惜,而我看到的却是中国足球和国外足球全方位的差距,王楚说皮亚尼奇只要受伤了,哪怕一点小伤,他父亲就绝对不会再让他碰足球。他羡慕有这样的父亲。换位想中国从父母到教练到球迷,有几个有这样的意识。王楚受一些小伤的时候,谁能给他讲明这里面的严重性?中国人就讲轻伤不下火线。但根本不明白这句话已经过时了。这种思想上的差距是考经验积累的。就像中国高考填志愿这事,你家小孩第一次高考,填志愿没经验,但你可以去找高考过的家庭咨询。而王楚能向谁咨询?经验就是差距亚洲人体质本身就比不上欧洲人非洲人,身体保护这一块再过度消耗,基本都是废了。

当我每次能在现场看到王楚的时候 当他赢球后发微博 他在地铁电视上看到自己说能为家乡效力很幸福 其实谁不希望他现在踢的是法甲 就算是法乙也好 而不是回来踢中乙

董方卓和王楚的遭遇感觉并不是个例,以前听说有一批类似的。是不是回国踢比赛,教练会要求球员带伤踢?

我以前跟张池明和王楚,短暂的当了半年的队友,当时的王楚确实很牛掰,无论是脚法,还是视野,其他人和他确实有明显的差距。当时第一天分队对抗的时候,我跟王楚刚好分到橙队,无论是踢红队和蓝队,都是碾压,第二天王楚缺席,我们被人碾压,第三天他又回来了,然后又碾压其他两队,而张池明,倒没什么印象了,唯一的印象就是当时他们成都帮就在我们隔壁寝室,偶尔过来串门,那个时候大家都才11岁左右,喜欢吃零食,而基地又不准我们吃零食,然后我们就经常偷藏零食,大家都把自己的零食拿出来吃,还有人专门在门外放风。后来我由于身高原因,被落选,就回老家了,基本上就再也没踢过球了

有一种有劲使不出来的感觉,特别憋屈,传闻当年全运会,对方教练,指使球员,踢不过就废了他,飞铲毁掉了王楚的职业生涯!

被老头带到法国的三个小孩,分别是王楚、张池明、吕晶,最终只有王楚成功留下。张池明如今中超板凳王楚中乙主力谁知道吕晶后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