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克斯追忆胡安·鲁尔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布莱斯维特

1917年5月16日,胡安鲁尔福生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1953年,出版短篇小说集《燃烧的平原》。1955年,出版中篇小说《佩德罗巴拉莫》。曾获得墨西哥国家文学奖、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等多个奖项。1986年1月7日,胡安鲁尔福在墨西哥城去世,享年68周岁。

发现胡安鲁尔福,就像发现弗朗兹卡夫卡一样,无疑是我记忆中的重要一章。我是在欧内斯特海明威饮弹自杀的同一天到达墨西哥的1961年7月2日,我不但没有读过胡安鲁尔福的书,甚至没听说过他。这很奇怪。首先,在那个时候我对文坛动向十分了解,特别是对美洲小说。其次,我在墨西哥最先接触到的人,是和马努埃尔巴尔巴查诺彭斯一起在他位于科尔多瓦街上的德库拉城堡工作的作家,以及由费尔南多贝尼特斯主持的《新闻》文学增刊的编辑。他们当然都很熟悉胡安鲁尔福。然而,至少六个月过去了,却没有任何人跟我说起过他。这也许是因为胡安鲁尔福与那些经典名家不同,他的作品流传很广,本人却很少被人谈论。

我当时与梅塞德斯和还不到两岁的罗德里戈住在安祖雷斯殖民区雷南街一套没有电梯的公寓里。我们大卧室的地上有一个双人床垫,在另一个房间里有个摇篮,客厅的桌子既是饭桌也是书桌,仅有的两把椅子用途更广。我们已经决定要留在这座城市,这城市虽大,却还保有人情味,空气也清新纯净,街道上还有缤纷夺目的花儿。但是,移民当局似乎没有分享我们的喜悦。有一半时间,我们都是在政府办事处的院子里排队,有时候还得冒着雨,而队伍却总不往前走。闲暇时,我便写些关于哥伦比亚文学的笔记,在当时由马克斯奥伯主持的大学电台播出。那些笔记太过直率,引得哥伦比亚大使打电话给电台提出了正式抗议。他认为,我的言论不是关于哥伦比亚文学的笔记,而是抨击哥伦比亚文学的笔记。马克斯奥伯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以为,我在六个月里找到的唯一的糊口法子就这么完了。但是,事情正相反。

“我一直没时间听那个节目。”马克斯奥伯对我说,“但如果它是像你们的大使所说的那样,那应该是很好的。”

我当时三十二岁,在哥伦比亚当过很短时间的记者,刚刚在巴黎度过了很有用但也很艰苦的三年,又在纽约待了八个月,我想在墨西哥写电影剧本。那一时期墨西哥作家圈子与哥伦比亚的很像,我在这个圈子里十分自在。六年前,我出版了我的第一部小说《枯枝败叶》,还有三本尚未出版的书:大概在那时候于哥伦比亚面世的《没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不久以后由文森特罗霍请求时代出版社出版的《恶时辰》,以及故事集《格兰德大妈的葬礼》。最后这一本当时只有不完整的草稿,因为在我来墨西哥之前,阿尔瓦罗穆蒂斯就已经将原稿借给我们尊敬的埃莱娜波尼亚托夫斯卡,而她把稿子弄丢了。之后,我重组了所有的故事,由阿尔瓦罗穆蒂斯请塞尔吉奥加林多在维拉克鲁兹大学出版。

因此,我是一个已写了五本不甚出名的书的作家。但是,我的问题不在于此,因为,无论在当时还是之前,我写作从不为成名,而是为了让我的朋友更加爱我,这一点我认为我已经做到了。我作为作家最大的问题是,在写过那些书以后,我觉得自己进了一条死胡同,我到处寻找一个可以从中逃脱的缝隙。我很熟悉那些本可能给我指明道路的或好或坏的作家,但我却觉得自己是在绕着同一点打转。我不认为我已才尽。相反,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书未写,但是我找不到一种既有说服力又有诗意的写作方式。就在这时,阿尔瓦罗穆蒂斯带着一包书大步登上七楼到我家,从一堆书抽出最小最薄的一本,大笑着对我说:

那天晚上,我将书读了两遍才睡下。自从大约十年前的那个奇妙夜晚,我在波哥大一间阴森的学生公寓里读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后,我再没有这么激动过。第二天,我读了《烈火平原》,它同样令我震撼。很久以后,在一家诊所的候诊室,我在一份医学杂志上看到了另一篇结构纷乱的杰作:《玛蒂尔特阿尔康赫尔的遗产》。那一年余下的时间,我再也没法读其他作家的作品,因为我觉得他们都不够分量。

当有人告诉卡洛斯维罗,说我可以整段地背诵《佩德罗巴拉莫》时,我还没完全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其实,不止如此:我能够背诵全书,布莱斯维特且能倒背,不出大错。并且我还能说出每个故事在我读的那本书的哪一页上,没有一个人物的任何特点我不熟悉。

卡洛斯维罗委托我将胡安鲁尔福的另一个故事改编成电影,这是我那时候唯一没读过的故事:《金鸡》。文章是密密麻麻的十六页纸,薄纸,已快破成碎片了,由三台不同的打字机打成。即使没人告诉我这是谁写的,我也能立刻感觉出来。语言没有胡安鲁尔福其他的作品那么细腻,也没有多少他独有的技巧手法,但是,他的个人魅力却流露于字里行间。后来,卡洛斯维罗和卡洛斯富恩特斯邀请我为根据《佩德罗巴拉莫》改编的第一部电影进行一次检查与修改。

这两件工作的最终结果远远谈不上好,我提到它们是因为它们促使我更深刻地去了解一部我确信已比作者本人更熟悉的作品。说起作者本人,我是直到几年以后才认识他的。卡洛斯维罗做了件令人惊异的事情:他将《佩德罗巴拉莫》根据时间片段剪开来,再严格按照先后顺序重组成戏剧。作为纯粹的工作方式,我认为这很合理,可结果却成了一本不同的书:平板而凌乱。但是,这对让我更好地理解胡安鲁尔福的独具匠心很有帮助,也更体现了他非凡的智慧。

在《佩德罗巴拉莫》的改编中有两个根本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名字。无论看起来有多么主观,任何名字都与用这名字的人有某种相似,这一点在文学中比在现实生活中要明显得多。胡安鲁尔福说过,或者有人让他这么说过,他是一边读着哈里斯科公墓里的碑文一边构思他小说中人物的名字的。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没有比他书中的人名更恰当的专有名词了。当时我认为现在仍然这么认为要找到一个与所饰演的人物名字毫无疑问地相契合的演员是不可能的。布莱斯维特

另外一个问题它与前一个问题不可分割是年龄。在他所有的作品中,胡安鲁尔福都很小心地不去留意人物的年龄。纳西索科斯塔罗斯不久前做过一次非凡的尝试,想确定《佩德罗巴拉莫》中人物的年龄。纯粹出于诗意的直觉,我一直认为,当佩德罗巴拉莫终于将苏萨娜圣胡安带回他半月庄的广袤领土时,她已是一个六十二岁的女人了。佩德罗巴拉莫应该比她大五岁左右。其实,如果剧情沿着一段得不到慰藉的黄昏恋的悬崖急转直下,我会觉得这戏剧更加伟大,更加可怕但美丽。科斯塔罗斯为两人所设定的年龄与我所设想的不一样,但是相差不是很远。可是,这样的诗意和伟大在电影里是无法想象的。在黑暗的电影院里,老年人的恋情感动不了任何人。

这些珍贵的研究有个坏处,那就是,诗歌中的情理并不总是基于理性。某些事情发生的月份对分析胡安鲁尔福的作品十分重要,但我怀疑他是否对这一点有所察觉。在诗歌中《佩德罗巴拉莫》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诗歌诗人运用月份来达意,却不顾时间上的精确性。不仅如此:许多时候,连月份、日期甚至年份都被改变了,仅仅是为了避免一个不好听的韵脚或者同音重复,而没有想到那些变化可以促使评论家做出某种断然的结论。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月份与日期上,花也是一样。有些作家常用花朵,纯粹只是因为它们的名字响亮,而没有注意到它们是否与地点和季节相符合。因此,在好书中看到开在海滩上的天竺葵和雪里的郁金香,都已不稀奇。在《佩德罗巴拉莫》中,要绝对地确定哪里是生者与亡人之间的界限已属不可能,其他方面的精确更是空谈。实际上,没有人能够知道死亡的年岁有多长。

我说这些,是因为对于胡安鲁尔福作品的深入了解,终于使我找到了为继续写我的书而需要寻找的道路,因此,我写他,就必然会显得一切都像是在写我自己。现在,我还想说,为了写下这些简短的怀念之辞,我又重读了整本书,我再次单纯地感受到了第一次读时的震撼。他的作品不过三百页,但是它几乎和我们所知道的索福克勒斯的作品一样浩翰,我相信也会一样经久不衰。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读30本巨人传攀人生高峰

如果提到西方哲学史上知名度最高、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一般人心中想到的可能会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尔、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叔本华、尼采,还有海德格尔。但是,这份名单里好像漏掉了一个人。漏掉了谁?漏掉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本书的主人公:维特根斯坦。 维特根斯坦处在西方哲学在二十世纪的转折点上,他既是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传统西方哲学的终结者,又是西方哲学在新世纪的新走向的开创者。英国哲学家罗素称他是“天才人物的最完美范例”。 维特根斯坦以哲学扬名,却鄙视学院派生活,他参过军,当过门卫和建筑工,还做过小学教师。在他极富传奇色彩的颠簸生涯中,他到底有着怎样的一种人生和体验呢?本书作者瑞·蒙克以详实的资料为我们展现了维特根斯坦漂泊的一生,为我们开启了一扇地通往这位天才哲学家心灵深处的大门。

精选30位影响世界的巨人, 分别来自商业、政治、文化、艺术、科技等领域, 他们以自己的力量,改变所属的领域。 一代科技大佬是怎样练成的? 这本《乔布斯传》,是他留给这个时代最后的礼物; 从国民公主到东亚政坛首位女性最高领导人, 在《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里,找到朴槿惠克服绝望的秘诀; 打开《我的简史:霍金自传》, 听这个禁锢在轮椅上的巨人讲述他的小宇宙; 没钱没权没人爱, 在《渴望生活:梵高传》里,见证绝世艺术家的浴火重生; 松下集团创始人的自传《自来水哲学》, 采撷“经营之父”的商业与人生智慧; …… 了解30位巨人的传奇人生, 你会发现, 所有成功的案例里,布莱斯维特藏着有迹可循的经验。 援引精神领袖之光,汲取时代偶像的力量, 帮你渡过人生的每一道坎, 在逆境中找到前进的方向, 勇攀思想高峰一览众山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布莱斯维特

钢琴十级究竟是一种什么水平?

如果他想出钢琴演奏专辑,也没啥问题。帕雷霍他会的乐器非常多,钢琴、吉他、长笛、爵士鼓、陶埙~~~,主要是他想学,上手都非常快,可是他最强的乐器只有一种,就是他的声音,帕雷霍他本人就是一个行走的乐器。

无线耳机迎爆发式增长。你平时用的是什么无线耳机吗?你认为无线耳机有什么缺点和优点吗?

最近微信新出的表情,你平时会在什么场景下使用它?你最喜欢的微信新表情是什么?

网友拍到黑龙江一位大妈在雪里清洗貂皮大衣。你所住的城市下雪了吗?你在下雪天有遇见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

丹尼尔·戴-刘易斯

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1957年4月29日出生于英国伦敦,英国演员,有一半犹太血统

1971年,丹尼尔·戴-刘易斯出演首部电影《血腥星期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1990年凭借《我的左脚》获得第6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2008年凭借《血色将至》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2013年2月25日,丹尼尔·戴-刘易斯凭借《林肯》获得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成为史上首位三度问鼎奥斯卡影帝的男演员

Daniel Day-Lewis/Daniel Michael Blake Day-Lewis

1968年,父母把戴-刘易斯送到位于肯特郡的一所寄宿学校,他虽然不喜欢那所学校,却在那里发现了自己的兴趣——戏剧与木工

15 岁时,戴-刘易斯的父亲因胰腺癌过世,受到重大精神创伤的戴-刘易斯因滥用偏头痛药一度接受精神病专科治疗,直到遇见经纪人朱利安·贝尔弗雷吉

1982年,他出演《甘地传》。随后几年,他在《欢乐洗衣房》《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出连几端演男配角

1989 年,戴-刘易斯在伦敦西区舞台上出演《哈姆雷特》时,又遭遇了精神困扰。在演哈姆雷特和父亲亡魂对话时,他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父亲对话,结果不慎失足跌落舞台。此后,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

在20岁之前,丹尼尔·戴-刘易斯熟稔的是莎士比亚舞台剧的表演风格,是马丁·斯特塞西让他意识到,他想成为一宙罪乐名演员——《出租车司机》是他的启蒙电影,他在一周之内反反复复看了 6 遍

在1989年那部为他摘得第一座小金人的电影《我的左脚》中,戴-刘易斯饰演罹患先天性大脑麻痹,只有左脚能灵活自如的天才作家、画家克利夜请樱整斯提·布朗

在1992年的影片《最后一个莫西干人》中,丹尼尔·戴-刘易斯演绎了具有双重身份的英雄白人豪克伊

2008年,丹尼尔·戴-刘易斯凭借《血色将至》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2013年2月25日,丹尼尔·戴-刘易斯凭借《林肯》获得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成为史上首位三度问鼎奥斯卡影帝的男演员

2014年3月,丹尼尔·戴-刘易斯作为颁奖嘉宾出席第86届奥斯卡颁奖礼

2017年,主演电影《霓裳魅影》,凭借该片获得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父亲是英签宙棕国桂冠诗人Cecil Day-Lewis

1989年至1994年,他曾与法国女影星伊莎贝尔·阿佳妮(Isabelle Adjani)坠入爱河,于1995年4月9日有了第一个儿子加布里埃尔-凯恩(Gabriel-Kane),但不久俩人分手。

1996年11月13日,丹尼尔与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丽贝卡·米勒(Rebecca Miller)结合定居在爱尔兰,分别于1998年6月14日、2002年5月又有了二个儿子:罗南(Ronan)和卡什尔-布莱克(Cashel-Blake)

丹尼尔-戴-路易斯是现今好莱坞十分少见的一种人:一位年轻,坚毅的严肃演员。他热情,象变色龙一样;英俊,有着一头黑发;还有一双浅蓝色略带忧伤的眼神,风靡着全球女性。帕雷霍

a。镜头开与否,是否身在片场,对戴·刘易斯而言都没有区别:他会在姨妈家的圣诞晚餐时,仍然用林肯的思维和语调说话,跟桌边的黑人小伙进行那个时代的对话——直到忍了他多年的表兄终于爆发,“礼貌”地把他请出了家门。这样的画面,贯穿着他的人生,轻者只是被他用林肯名义发短信“骚扰”的“林肯夫人”莎莉·菲尔德,重者便是他在《纽约黑帮》挥舞屠刀吓呆的工作人员以及在《血色将至》里被一顿暴揍的合作演员

a。对于影片《林肯》虽然历史学家会有一大堆反对意见,但丹尼尔·戴-刘易斯绝对塑造出一位美国最具影响力和象征性的角色

丹尼尔·戴-刘易斯的息影之作砸了,但仍伟大。电影里的老裁缝继续饮鸩,他吃下了毒蘑菇,而电影外的刘易斯推开了毒蘑菇。刘易斯,你的最后一部电影,我不算满意。但余生漫长,当这个世上多了一个木匠,少了一个演技之神。祝你成为一个好木匠。再见,演技之神。没有你,这个电影世界终究还是寂寞了些。

鱼叔之前说过,明年的奥斯卡影帝,被认为是最强竞选者。说他是「地表最强影帝专业户」,因为他是影史上第一个,也是 目前为止唯一一个 获得 三次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的演员。他担当主演的片子一共不到十部,其中 五次提名,三次中奖 。

》里的精彩演出,收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这三次分量十足的影帝殊荣,来自三部优质电影。北京时间2017年6月21日,年逾60岁的丹尼尔·戴·刘易斯宣布息影。要知道,这个对演戏近乎痴迷的影帝,为了做木工活,一度搬到意大利佛罗伦萨学习制鞋。

在电影里,丹尼尔·戴·刘易斯总是出神入化地饰演着其他人的人生。而生活中,这位演员的生活本身就像一部电影,也许多年以后,会有另外一位演员也来出演他的人生。

奥斯卡6项提名,预定最佳服装和原创配乐。丹尼尔·戴-刘易斯息影之作,当之无愧的演技之神。古典主义和爱情惊悚的完美结合,每一秒都是视觉享受和颅内高潮。相比《五十度黑化肥发灰》什么的,这才是真实、高级的虐恋!在本届奥斯卡颁奖季中,是一个极其特殊存在。

瓦伦西亚 曼联身穿几号?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瓦伦西亚

的曼彻斯特联队俱乐部,2010年9月在曼联比赛中受伤。2013-2014赛季瓦伦西亚重新披上了新加盟的球队号码25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瓦伦西亚

瓦伦西亚理工大学官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瓦伦西亚

瓦伦西亚理工大学(Universidad Politecnica de Valencia),西班公立大学,创立于1971年,提供切合社会需求、与时俱进的学位课程以及符合教育质量控制体系认证的官方研究生课程。瓦伦西亚大学共有3个校区(Valencia、Alcoy 和 Gandía),下设12个学院,共开设58个本科学位课程,44个硕士学位课程以及25个博士学位课程。学校拥有近4万名学生,2600名教学研究人员及1700名专业的行政管理、服务人员。学校拥有现代化的校舍,完善的设施,如图书馆、信息中心、健身中心、网球场、书店、咖啡厅等。瓦伦西亚理工大学官网地址及相关网址资源如下:

韩林合:穿越维特根斯坦的哲学丛林

“后期维特根斯坦将他所要处理的众多的哲学问题比喻成‘森林’或‘森林中的灌木丛’。他要做的是穿越这片巨大的森林。相应地,他自己就此而写下的众多作品对于读者来说无疑也构成了一片巨大的丛林,更准确地说,一片茂密的、生机勃勃的热带雨林。我所要做的,就是带领读者成功地穿越这片或者根本就无路可走,或者是布满了歧途的热带雨林。至于我这个愿望在多大程度上成功地实现,这要由读者来评判”。说这句话的时候,韩林合特别强调,他决不认为自己所开辟出的穿越之路是最好的,更不声称它是惟一的。他所希望的是:某些读者在阅读了他的解读之后能够找到他们认为更好的穿越维特根斯坦哲学丛林之路。正如维特根斯坦自己期望于他的读者的那样:我不想用我的著作免除其他人的思维之苦。相反,在可能的情况下,我想激发起某个人独立的思想。

1989年,韩林合在北大外国哲学所的学习进入博士阶段,师从哲学家洪谦先生。洪谦先生是维也纳学派领袖石里克的学生,也是维也纳成员之一。作为维也纳学派的成员,他对维特根斯坦哲学有着精深的研究。在洪谦先生的指导下,韩林合开始了维特根斯坦哲学的研究。在博士论文《维特根斯坦哲学观的发展》(出版时名为《维特根斯坦哲学之路》)中,他按照自己的解释框架对维特根斯坦的整个哲学进行了系统的解说。1995至1996年,韩林合到奥地利Graz大学进修,随奥地利哲学家RudolfHaller教授进一步研究维特根斯坦哲学和维也纳学派哲学,这期间接触到了一些国内不易见到的重要文献,布莱斯维特对维特根斯坦哲学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1998年,韩林合到台湾学术交流期间,辅仁大学哲学系丁原植先生敦促他写一本关于《逻辑哲学论》的注释性著作。随后,他到赫尔辛基大学随哲学家和维特根斯坦学者G.H.vonWright学习。G.H.vonWright是维特根斯坦的学生,维特根斯坦指定的遗著管理者之一。维特根斯坦的大部分书稿都是经由他编辑出版的。他在赫尔辛基大学建有一个维特根斯坦档案室,其内藏有维特根斯坦的全部手稿影印件以及大量的相关文献。在这种至为理想的条件下,韩林合开始了《〈逻辑哲学论〉研究》的写作。

在商务印书馆副总编陈小文眼里,韩林合是国内研究维特根斯坦最深入,对其文本了解最全面的一位学者。此外,“他对国外研究维特根斯坦的前辈了解也是非常全面的,可与世界上维特根斯坦研究者进行全面对话。”而漫长的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生涯,给予韩林合最深的感受却是:真正进入一个大哲学家的思想世界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切不可轻易地声称自己完全真切地理解了一个大哲学家的思想。

中华读书报:1921年《逻辑哲学论》出版,维氏开始声名鹊起,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其影响几乎达到顶峰。但维特根斯坦却始终非常沮丧,认为自己的思想基本上不被理解或误解。您认为其原因是什么?

韩林合:至少就《逻辑哲学论》来说,维特根斯坦的确明确地说过,其中所表达的思想不会有人真正地理解,即使弗雷格和罗素这两位曾经给予他的思想以最多刺激的大哲学家也不例外。原因大致有这样几点:其一,这本书是极度浓缩了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维特根斯坦只是给出了结论,而并没有给出任何论证;其二,在大多数情况下,当他在批评一种观点时,他甚至于都不告诉人们他是在批评哪一个人的思想;其三,他的一些思想的确异乎寻常地艰深(这点也许最为关键);其四,他不甚令人满意的思想组织形式。

就其后期代表作《哲学研究》来说,仍然是非常难于理解的。不过,《哲学研究》与《逻辑哲学论》难解的原因显然有所不同。维特根斯坦后期思考和写作方式的最大特点是跳跃性、话题转换的随意性、不同的话题之纠缠、所谓有用的和无用的(好的和坏的)评论的堆积。想在其中找到一条清楚、系统的解释线索非常困难。解读后期维特根斯坦的另一个巨大困难来自于其独特的对话体形式。最后,思维方式上的巨大的差异也给解释者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中华读书报:维特根斯坦和罗素可以说是20世纪哲学的标志性人物。罗素曾为《逻辑哲学论》的出版做了很多工作,并且为之作序,然而,维特根斯坦却认为罗素并没有理解他的思想,而且罗素对维特根斯坦后期哲学很不以为然,您认为他们在思想上的最大差异是什么?如果说罗素并没有理解维特根斯坦,为什么他又那样推崇维特根斯坦的思想?

韩林合:至少就《逻辑哲学论》的大部分内容来说,罗素本来是唯一最有资格说他充分地理解了它的人。不过,由于二者在根本的哲学关怀甚至于哲学气质上的巨大差异,罗素的确在许多地方严重误解了维特根斯坦的前期思想。罗素的最大误解是:他认为,前期维特根斯坦认为日常语言有内在的缺点,因此试图设计一种理想语言取而代之。实际上,前期维特根斯坦试图探究的是语言的本质,他认为日常语言按照其本质就是有着完善的逻辑秩序的。尽管罗素没有充分理解前期维特根斯坦的思想,但是由于后者的确是在认真地探讨罗素所关心的许多哲学话题,特别是逻辑和语言的本性问题,而且维特根斯坦解决了一些罗素未能解决的问题(比如有关逻辑命题的本性问题),因此罗素对前期维特根斯坦的思想可以说推崇备至。

就后期维特根斯坦的思想来说,主要是由于个人关系破裂,罗素根本就没有认线年代后写出的任何作品,因此他对其所做出的负面评价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当然更是不可信的。

韩林合:《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分别是前后期维特根斯坦的代表作。总体上说,前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是一种对立或决裂关系。前后期维特根斯坦的思想倾

向和思想追求可以说截然相反:前期维特根斯坦哲学仍然属于西方哲学的传统之内,追求独立于概念框架和语言表现的本质,追求普遍性、统一性,甚至同一性;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则与这样的传统做了一个彻底的了断,追求的是家族相似性、具体性、差异性。当然,这并不就意味着二者之间没有任何意义上的连续性。至少从关心的主题和某些表述形式上看,连续性还是存在的。

韩林合:前期维特根斯坦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形而上学体系,其中最为独特的地方在于:以前的哲学家们都将世界看作是由各种各样具有时间或空间关联的个体或实体构成的最大的类聚物,而维特根斯坦则将其看作是实现了的事态的最大的类聚物――所有事实的总和。后期维特根斯坦的思想体系中对于私人语言观的批评应当是具有永恒的价值的。因为它让人们认清了哲学家们所持有的一系列根深蒂固的偏见。

前后期维特根斯坦都对哲学本身进行了深入反思。历史上,许多大哲学家在建立自己的体系之前都会或多或少地会对哲学的本性做一番省察,但是,他们的反思与维特根斯坦的反思比较起来都显得过于零星而单薄。维特根斯坦可以说是“哲学家的哲学家”。我们可以不同意他具体的反思结果,特别是他关于哲学的正面的规定(哲学就是语言的批判,哲学就是语法研究等等),但是无论如何他的反思本身是具有永恒的价值的。

中华读书报:就您了解而言,目前西方维特根斯坦研究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国内的情形如何?

韩林合:在西方哲学界,维特根斯坦哲学曾经是显学,特别是在上世纪后半叶的英国哲学界,几乎没有不熟悉维特根斯坦思想的哲学研究者。但是,进入21世纪以后,人们对维特根斯坦哲学本身的兴趣变得越来越淡。当然,这与当代西方哲学研究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密不可分。当代西方哲学界对哲学史的兴趣变得越来越小,人们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自己所关心的具体的哲学问题的研究之上。如果说目前主流西方哲学界对维特根斯坦哲学还有什么兴趣的话,那么这个兴趣只是局限于维特根斯坦的相关观点对相关的哲学问题的讨论的独特贡献之上。据我的观察,国内维特根斯坦相关研究实际上也正在经历着这种研究方式和研究兴趣的巨大转变。

中华读书报:在维特根斯坦这里,语言被认为是通向真理的阶梯,他也因此提出了“可说”与“不可说”这两个哲学概念。而中国传统哲学中老子也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论断。请问,维特根斯坦的“不可说”与老子的上述思想是否有相通之处?

韩林合:二者确有相通之处。实际上不仅仅是相通,甚至于庄子的一些说法可以直接用来翻译维特根斯坦的相关评论。请比较二者的如下段落:“有问道而应之者,不知道也。虽问道者,亦未知道。道无问,问无应。无问问之,是问穷也;无应应之,是无内也。”(《庄子·知北游》)“相对于一个不能说出的答案而言,人们也不能将‘与其相应的’那个问题说出来。‘与这样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的’那个谜是不存在的。如果一个问题终究是可以提出来的,那么它也是可以回答的。”“如果怀疑论欲在不可提问的地方提出疑问,那么怀疑论并非是不可反驳的,而是明显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只有在存在着问题的地方才可能存在着怀疑;只有在存在着答案的地方才可能存在着问题,而只有在存在着某种可以言说的东西的地方才可能存在着答案。”“人们在人生问题的消失之中看出了这个问题的解答。(这点难道不就是如下情形的原因吗:一个长久以来对人生意义持怀疑态度的人,当他终于弄清楚了何谓人生意义之后,他却不能说出这个意义是什么?)”(《逻辑哲学论》,6.5,6.51,6.521)

中华读书报:维特根斯坦后期主张回到日常生活世界来理解语言的奥秘,这与儒家重视人伦日用以及中国古典哲学重视生活实践有无相通之处?

韩林合:维特根斯坦后期特别注重语言游戏和生活形式的历史性、差异性、相对性等,强调传统在人们的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在这方面,维特根斯坦思想的确可以说与儒家思想有相通之处。

中华读书报:您以西方哲学,特别是分析哲学研究著称,是什么原因使得您介入研究庄子?两个不同领域对您的研究是否产生影响或启发?

韩林合:读本科时,陈鼓应先生来北大讲学,其主题是老庄哲学。当时同学们大都选了陈先生的课。我虽然对老庄哲学,特别是庄子哲学有所偏爱,却没有选修此课。我当时的想法是:其一,中国哲学不用那么急于去学,应该在有了一定的人生经验之后再去深入了解;其二,中国哲学家自古以来不太注重概念的清晰界定和严密的逻辑推理,因而要令人满意地理解和解释其著作,从中抽引出较为严密的哲学理论,需要良好的逻辑训练。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当时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逻辑方面的学习。

1997年,我有机会精读《老子》和《庄子》。这期间,我发现,在(早期)维特根斯坦和庄子哲学之间竟然存在着许多深刻的相似之处。因而,便写了一篇英文文章“Chuang Tzu Compared with the Early Wittgenstein”(2000年发表于奥地利Grazer Philosophische Studien58/59杂志之上)。这篇文章中的维特根斯坦哲学部分是以我的博士论文中的思想为基础写成的,但其主要框架又根据我关于庄子的理解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在此文中,我力图以同一个解释框架来解释维特根斯坦和庄子哲学。1998年至1999年,我又根据这个解释框架对维特根斯坦的名著《逻辑哲学论》进行了系统、详细的解释。大约在2002年,我开始了《庄子》一书的解释工作。

对庄子乃至整个道家哲学的研究与我的西方哲学研究密不可分。在这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领域中,作为一个哲学研究者,我所关注的根本,决不限于某个特定的中国先哲和当代西方哲人,而是哲学问题本身:世界及其内的事物是实在的吗(换言之,从哲学角度看,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人在世界中究竟居于什么位置(换言之,应该如何理解人之本性)?人应当怎样生活(即最有价值或最有意义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理想的社会制度是什么样的?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我们应当而且也只能站在伟大的哲学家的肩膀之上——不管相关的哲学家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更不管他们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多年的研究经验让我认识到,至少就哲学角度而言,古今、中西之间的相通之处甚或共同之处是本质性的,区别反倒是次要的。

中华读书报:维特根斯坦生前只正式出版了《逻辑哲学论》。《哲学研究》虽然“完成了”,但在其生前并没有出版。他的很多著作都是后人根据其笔记、讲课记录等编选的。您认为选编的内容是否能够准确表达维特根斯坦的原意?

韩林合:《逻辑哲学论》完全是由他本人完成并交付出版的。《哲学研究》最初出版的版本整体说来并不是维特根斯坦本人打算印行的本子。在他自己“完成的”版本中只有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是编者从其遗著中挑选出来加进去的。他去世后,他的学生和遗嘱执行人从他遗留下来的近两万页手稿和打字稿中陆续选编并出版了大量著作。由于不同的著作是不同的编者编订的,因此质量不尽相同。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说编者的工作与维特根斯坦的原意一致。

中华读书报:国内外维特根斯坦的文集有多种,且各有特色。请问您主编的这套文集与其他版本有何不同?

韩林合:维特根斯坦逝世以后,他的学生和朋友遵照其遗嘱从他所遗留下来的约两万页手稿和打字稿中陆续整理出版了大量著作,其中最重要者当属《哲学研究》。2000年,牛津大学出版社与挪威卑尔根(Bergen)大学维特根斯坦档案馆合作,编辑出版了电子版《维特根斯坦遗著集》(Wittgenstein’s Nachlass:The Bergen Electronic Edition),其中包括维特根斯坦所有遗留下来的手稿和打字稿。这套中文版《维特根斯坦文集》主要就是以这个遗著集为基础编译而成的,同时我们也参考了国外已经出版的相关的纸质著作,特别是德国祖尔卡姆普(Suhrkamp)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维特根斯坦《著作集》(Werkausgabe)(1984年版)。在编译过程中,我们对原编者的编辑错误做了修正,并在必要的地方加上了大量注释。国内已经出版的“维特根斯坦全集”所依据的原著版本全部是国外出版的纸质维特根斯坦英德文著作,没有做任何进一步的编辑和注释工作。

韩林合:这套文集的编译工作前后经过了近30年的时间。当年,我为了撰写博士论文,翻译了维特根斯坦的部分著作,特别是《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中的部分内容。后来,在撰写《〈逻辑哲学论〉研究》和《〈哲学研究〉解读》时,完成了维特根斯坦这两部著作和《战时笔记》的翻译,同时也翻译了其遗著中的大量相关评论。本来我是准备独自完成文集的编译工作的,但是由于期间做了一些其他研究项目,遂决定邀请张励耕和刘畅博士承担部分翻译任务。

编译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确定一个适当的编选原则。这个困难尤其出现在编译《哲学语法》和《最后的哲学笔记》过程之中。经过若干尝试后,我制定了一个总的编选原则,即选择维特根斯坦不同阶段有代表性的或者比较成熟的遗稿;尽量保持原稿的连续性、完整性;不收录维特根斯坦的讲课笔记、口授笔记。

(《维特根斯坦文集》(8卷),韩林合主编,韩林合张励耕刘畅等编译,商务印书馆2019年1月出版,648.00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布莱斯维特

胡安·鲁尔福:都是由于我们穷 凤凰副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布莱斯维特

这里的一切每况愈下。上星期我婶婶哈辛塔去世了。这星期六我们将她安葬好,内心的哀伤开始减轻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前所未见的大雨来。这使我爸爸焦急万分,因为才收割回来的大麦全都堆放在晒场里晒着。这雷阵雨来得突然,大雨倾盆,我们根本来不及将麦子给盖起来,一捆也没有来得及盖上。我们全家人没奈何只好站在屋檐下,眼睁睁地看着天上降下的冰凉的雨水,把刚刚收割回来的黄灿灿的麦子毁掉。

在昨天,在我姐姐达恰刚满十二周岁的那一天,我们获悉我爸爸在她命名日送给她的那头母牛让河水冲走了。

三天前的黎明时分,河水开始上涨。当时我还在酣睡,滚滚河水发出的咆哮声使我立即惊醒,一跃从床上起来,手中还抓着被子,我仿佛以为我家的屋顶在往下倾倒。后来我又进入梦乡,因为我听出这是河水的响声,而这声音又很单调,使我再次沉沉入睡。

我起身时,清晨的天空乌云密布,看来大雨一直没有停过。河水的咆哮声更大了,更近了,还闻到了一阵像烧糊了什么东西一样的浑浊河水的腐臭味。

我出去观看时,发现河岸已被淹没,河水渐次上涨,涌向村庄的那条主干道,急急地流进绰号叫“拉唐婆拉”的那个女人的家里。河水冲进畜栏,又从门口流出,发出了劈劈拍拍的声音。“拉唐婆拉”在“河”中东奔西跑,把她家的母鸡往外赶,让它们躲到洪水到不了的地方去。

在另一边,在河的拐弯处,不知在什么时候河水已将我哈辛塔婶婶家院子里的那棵罗望子树给冲走了。现在看不见任何罗望子树了,因为这是唯一的一棵。凭这一点人们就发现,这次河水泛滥是历年来最大的一次。

下午,我和姐姐又去看洪水。水越来越大,越来越浑浊,水位已大大高出了桥面。我们在那儿待了一小时又一小时,不知疲倦地看着泛滥的河水。然后我们爬上了一座小山,想听听人们在说些什么,因为在山下水声太大,只见到许多人的嘴在一开一合,像在说什么事,却一句话也听不清。为此,我们爬上小山,这儿也有人在观看洪水,还在谈论着这次河水泛滥造成的损失。就在这儿我们知道河水已将“拉塞尔奔蒂娜”卷走,这是我姐姐达恰的一条母牛,是我爸爸送给她作生日礼物的。这条牛的耳朵一只红一只白,眼睛也长得很好看。

我弄不明白,这母牛明知这条河已不是它平时熟悉的那条河了,却为什么还要过去。它可从来没有这么冒失过。情况很可能是这样,它一定是睡着来到这儿的,结果白白地送了命。过去我打开畜栏门时,有好多次都必须将它叫醒,因为若不这样做,由着它的性子,它可以闭着眼睛整天地睡觉。和别的母牛睡着时会叹气一样,它也会叹气。

这次它一定又是睡着了。也许等它感到激流在冲击它的两肋时,它也想醒来;也可能这时它害怕了,想返回家里,然而当它回过头来时,遇到了像泥石流般的浑浊而激烈的河水,它慌乱了,全身抽搐起来。也许它还咩咩地吼叫起来,向人们求救。它怎么叫的,这只有上帝知道。

我跟一位亲眼目睹河水卷走母牛的先生打听,当时在母牛身边是不是还有一头小牛犊。他也说不准是否看到过。他只是告诉我,那全身脏污的母牛四脚朝天地从他近处漂过,布莱斯维特在那儿翻了个身,之后便连牛角、四肢和母牛的任何踪迹都见不到了。当时河水里漂浮着许多树木,有的是整棵的树木,还带着树根。当时这位先生正在忙于捞木柴,因此,他也没有注意被水冲走的是牲口还是树木。

凭这一点,我们还不知道这小牛犊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跟母牛一起被冲向河的下游。如果真的如此,愿上帝保佑它们俩。

由于我姐姐达恰已一无所有,我家里人担心的那件事可能会随时发生。我爸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了“拉塞尔奔蒂娜”(当时它还只是一头小牛犊)。他把它送给姐姐,让她有那么一点“私房钱”,免得她像我另外两个姐姐那样放荡不羁。

听爸爸说,由于我家很穷,两个大姐早就堕落了。她们脾气不好,从小就爱发牢骚。刚一长大,便和那些坏男人勾搭上了。他们教唆她们干坏事,她们也很快地学会了。深更半夜只要他们一吹口哨,她们便立即明白他们的意思。后来连大白天都出去厮混。她们常常去河边打水。人们稍不注意,她们就来到畜栏边,光着身体,每个人抱着一个男人,在地上打滚。

因而,我父亲将她们俩逐出家门。开始时,父亲还竭力忍让着她俩的所作所为。然而,到了后来,他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就把她们赶出去了。她们跑到了阿约特拉,或者跑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反正是当上了烟花女。

为此,我爸爸这次为达恰感到难过,他不希望她由于失去母牛觉得自己变成了穷人,由于感到自己已失去了可以度日消谴的母牛,而落到另外两个姐姐同样的下场。布莱斯维特她也长大了,原本她可以嫁给一个好的男人,一个永远爱她的男人。现在这样做已很困难。若有那头母牛在,情况就不一样,因为光是为了弄到那头漂亮的母牛,也少不了男人来娶她。

眼下唯一的希望是那头牛犊还活着,但愿它没有和它妈妈一起过河。如果真的如此,我姐姐达恰还有希望不致堕入烟花。妈妈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

我妈妈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如此惩罚她,给了她几个这样的女儿。她娘家打从她奶奶开始,从来没有出过坏人。他们从小就敬畏上帝,非常驯顺,从未对任何人失过礼。她家族人都是这样的。天知道她这一对女儿是跟谁学的坏榜样,她回忆不起来。她一桩桩地回忆往事,但弄不清她干了什么坏事,或者作了什么孽而让她一个接一个地生下了有同样恶习的女儿。她实在回想不起来。每当她想起她们,她总是流着泪,说:

然而我爸爸却认为这一切已无可挽救。眼下危险的是留在身边的这个达恰。她像杉树一样一个劲地往上长,越长越高,那对乳房也开始突起了,很可能长得和她两个姐姐一样:又尖又高,鼓鼓的十分显眼。

“是啊,”他说,“无论在什么地方,谁见到了都会给迷上的,结果一定不会好。就像我正在看到的那样,不会有好结果的。”

达恰感到她的母牛不会回来了,因为河水把它给淹死了,她哭了。她穿着玫瑰红的上衣,站在我身旁,从山上眺望着河流,不停地哭泣着。脸上哗哗地淌着肮脏的泪水,仿佛这河水已流进了她的体内。

我拥抱着她,竭力安慰她,然而,她并不理解我,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她嘴里发出像河水拍击两岸一样的哗啦哗啦的声音,使她全身都摇晃抖动起来。此时河水还在上涨,河边飘来的那腐烂的气味直往达恰那潮湿的脸庞扑来。她那只小小的乳房在上下不停地抖动,仿佛突然开始发胀,为她的堕落出力。

《胡安•鲁尔福全集》/[墨西哥] 胡安•鲁尔福/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9

当今世界足坛五大拖后组织核心皇马两人上榜最好的那个在拜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

拖后组织核心是足球场上最神秘、最有诱惑力的角色之一,他们虽然不直接影响结果,但总是设法控制过程,可以说精彩比赛的编排者,好了废话不说,让我们直接来看当今世界足坛最好的五名拖后组织核心都有谁吧。

很多人试图打破罗纳尔多和梅西对金球奖的垄断,但是只有一个人做到了,那就是莫德里奇,和2018年全盛时期相比,莫德里奇现在的状态可能有些退步,但他依然是伯纳乌中场位置优雅和稳健的存在。

莫德里奇在压力最大的时候最舒服,这一点在他两年前帮助克罗地亚队闯进世界杯决赛和皇家马德里赢得欧冠联赛冠军的过程中已经得到了证明,虽然他即将年满35岁,未来也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将被视为他这一代球员当中最好的中场之一被人们所铭记。帕雷霍

在现代足球中,忠诚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帕雷霍一直呆在瓦伦西亚,多年来,这位31岁的球员一直控制着俱乐部的心跳,他的助攻数一直令人印象深刻,并且他为球队创造的进球份额也不断提高。

这个赛季和更加好斗的科奎林和康多比亚搭档后,帕雷霍被释放了出来,专注于发挥自己的组织作用,尽管瓦伦西亚喜欢招募和解雇主教练,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利用一直被低估的帕雷霍增加自己的奖金资产。

在拜仁慕尼黑将克罗斯从罗斯托克俱乐部青年学院中带到队中的时候,他曾被贴上“世纪人才”的标签,如今将近15年时间过去了,他几乎实现了这一崇高目标,赢得了过去十年足坛最有影响力的球员之一的声誉。

这位德国球员虽然现在已经年满30岁,但是依然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克罗斯的最大优势是他精湛的技术,这经常通过他精准的定位球和无数精确的40码传球体现出来,在未来的几个赛季里,他在皇家马德里可能会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但是他广泛的传球范围将确保他的助攻数不会减少。

巴黎圣日耳曼在过去的十年里斥巨资签下了很多球员,然而他们最好的签约不是内马尔,不是迪玛利亚,也不是路易斯,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的意大利中场球员,当初从意大利佩斯卡拉俱乐部签下他时仅仅花了1200万欧元,这个人就是维拉蒂。

自从2012年来到巴黎圣日耳曼以来,维拉蒂已经代表球队出战超过300次,这些年来,他在中场的表现非常专业和有天赋,有了他的传球,他的队友在进攻端表现更为出色。

蒂亚戈是拉玛西亚青训营最成功的校友之一,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西班牙国脚2005年14岁时加入拉玛西亚青训营,2007年进入巴塞罗那B队,18岁刚过就完成了巴塞罗那一线队首秀,然后因为哈维、伊涅斯塔等人的存在,蒂亚戈在诺坎普时永远只是第二选择,所以在2013年7月份,蒂亚戈选择转会至拜仁慕尼黑。

从西班牙来到德国之后,他拜仁慕尼黑本已接近完美的比赛推向了另一个新的高度,蒂亚戈一直是巴伐利亚巨人统治德甲联赛的幕后策划者,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位29岁的球员向大家展现了一个拖后组织核心的所有魅力,这也是我什么将其排在榜单第一位的原因。

丹尼尔·帕雷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nceuponatownsf.com/,帕雷霍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帕雷霍详情

丹尼尔·帕雷霍(Daniel Parejo),全名:丹尼尔·帕雷霍·穆尼奥斯(Daniel Parejo Muñoz),1989年4月16日出生于西班牙科斯拉达,西班牙足球运动员,场上司职中前卫,现效力于西甲的瓦伦西亚足球俱乐部。

帕雷霍的足球之路起源于街区球队,之后他进入了科斯拉达俱乐部,在那效力了七年之后,他来到了皇家马德里。这对于出生于马德里的孩子来说,无疑是梦想成真的美妙时刻。在青年队度过三个月后,17岁的帕雷霍就进入了皇马C队,赛季结束后他又如愿升入了卡斯蒂亚。帕雷霍起初在卡斯蒂亚获得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在这个笑杠求赛季他仅仅获得4次出场机会。但在07年的夏天,帕雷霍和他的队友们率领西班牙队获得了欧洲U19锦标赛的冠耻巴己龙军,帕雷霍更是在决赛里任意球直接破洪习门帮助西班牙1球小胜。

07-08赛季,借着U19夺冠的势头,帕雷霍逐步成为了卡斯蒂亚队的中场核心,他为卡斯蒂亚队出场33次打入10球。赛季结束后,帕雷霍也凭借自己优异的表现获得同一线日,在他到QPR报道前的最后一场比赛里,他在下半时替补上场,接到同为卡斯蒂亚小将的卡莱杨的右路传中,头球破网,帮助皇马以2-1战胜了汉堡。

在英冠效力了不到半个赛季后,皇马就宣布重新召回帕雷霍,皇马的这一举动无疑是对帕雷霍本人最好的认可,相信在拉莫斯手下,帕雷霍能够在这只皇马获得更多出彩机会。

2009年7月25日,西甲赫塔费俱乐部宣布,完成帕雷霍自皇马而来的转会。

·帕雷霍在07年的U19欧锦赛上仅打入一球,而这球就是决赛中的洒断询制胜球。

·帕雷霍的偶像是马拉多纳,和他的偶像一样,帕雷霍也是在街道长大,帕雷霍在街道足球中度过了他的童年。